欧风:张恒做美少妇社群——疯蜜,已获天使投资,计划5年后美国IPO上市!


疯蜜是中国首个O2O高端女性社群,以社群经济模式聚集中国最优质最时尚也最会享受的高端女性群体。

以北上广深为主要驻点,海外以伦敦、悉尼,国内以北上广深、重庆、珠海、杭州等一二线城市为主要据点,在线下发展多个「疯窝」

社群会员主要为为菁英、名媛、行业达人等,涉及商业、理财、公益、美容、时尚、运动、旅游、美食等多个领域,

张桓,疯蜜创始人兼CEO,尚道营销咨询董事长。坊间号称“老张爱女人,好色营销家”,2006年创立尚道并做到国内女性营销咨询NO.1

2014年尚道8周年之际,张恒将尚道全权交由合伙人打理,自己专注于做美少妇O2O社群——疯蜜,已获中国多个知名天使投资人的投资,计划5年后美国IPO上市

疯蜜品牌理念:

疯蜜,生来如疯,活该如蜜。
鼓励每个女性投资自己,活出自己

产品一:

疯蜜财商课
线上音频课程。

涵盖12节音频课程,

12个投资方法论,

12个股权投资个案分析

产品二:

疯蜜投资营
疯蜜投资营,

女性消费类小额投资项目为核心,

针对高净值人士打造的操盘式投资营

产品三:

疯密小投APP
疯蜜小投APP----

女性消费小额投资实践平台;

打破信息壁垒与投资门槛;

会员特权:

1、高端社交活动
每年各城市至少20场线下活动参与资格,兴趣沙龙、艺术展会、高端社交party。

2、大牌单品独享会员价
疯蜜商城精挑全球顶级轻奢单品,认证会员尊享会员价及产品优先体验权

3、顶级消费场所VIP待遇
网罗全国顶级衣食住行VIP特权与折扣,凭专属会员卡即可享有。

4、潜在商业机会
娱乐与商机兼具的最佳商业模式,创造更多优质项目投资机会。

5、全媒体覆盖打造公信力
重点打造优质疯蜜达人,实现对自有企业、品牌及自我推广。

6、尊享年度盛典
一年一度疯蜜专属狂欢节免费参加,全国各地疯蜜共襄盛举

如果说马云靠一群“败家娘们”成就了阿里,那张桓就是靠一群疯狂的“败家美少妇”成就了疯蜜。

成立半年多,疯蜜的估值已经从2000万飙升到了3亿。然而,张桓的目的不止如此,他想让疯蜜成为一种信仰。他究竟是怎样将“好色”进行到底的?

从2014年11月成立至今,疯蜜的付费会员只有2000人

为什么这么少?

看看入会条件吧:

一线城市,资产千万以上;二三线城市,资产300万以上。不仅如此,会员还需要具有高颜值,并且喜欢享受生活

看到这里,你肯定已经明白,疯蜜就是聚集了一群有钱、任性的美少妇。但你肯定想不到,疯蜜的创始人是个男人,而且是个其貌不扬的男人

这个男人,究竟是怎样笼络住这2000名美少妇,又能在女人堆里游刃有余的?

张桓,1979年生,山东人,身材瘦小,天生与“帅哥”二字无缘。他直到大学毕业都没谈过恋爱,脑子里似乎也缺这根弦,但女人缘却出奇地好

在哈工大上学的时候,他“没心没肺”地成了女同学们的暖男、闺蜜。毕业后,他回到老家青岛,进入一家家电公司上班。因为年轻聪明、领导赏识,许多女孩子对他心生爱慕

打工的日子没有持续很久。在家电公司工作时,张桓第一次接触了营销,一下子意识到这就是“真爱”。于是,他辞掉工作开始给一些品牌做营销顾问,没多久就被猎头挖去了一家汽车公司

24岁,当同学的事业还刚刚起步,张桓的年薪就已经接近百万。靠着胆大心细和营销天赋,张桓逐渐在广告营销领域找到了自己的方法论

2006年,张桓成立了自己的营销公司,取名“尚道”。他决定不切分行业,转而切分人群,专注于“女性营销”领域,此后迅速打开了局面

在给美容产品“蝶恋花”做品牌顾问的时候,为了更真实地了解用户需求,张桓给了一家美容院老板几百块钱,卧底两天——趴在美容床下偷听美容者们的对话

两天的辛苦没有白费,他搞懂了,【女性怕老】是一个刚需。

 

他给“蝶恋花”想了一句广告语:肌肤一老化,美容还有什么用?

然后招商。结果,“蝶恋花”一年就做到了3000万。张桓获得回报的条件是:销售额超出3000万元以上的部分,按8个点提成。连续三年,张桓每年都能拿到上百万

此后,尚道的客户疯狂增长,张桓的议价能力也越来越高。2010年,他一下子拿到了10个480万的单子,喊出了“得女人者得天下”的口号

张桓没想到如此快速地成功,也没意识到危机潜伏在左右。

那时候,张恒已经飘飘然了,而且最大的失误是不重视员工,觉得缺了谁都能行,

不久,尚道就走了三员大将,业务和团队迅速滑到谷底。

 

整个2013、2014年,张桓一直在思考如何转型。在一次聚会上,他遇到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、创业家董事长牛文文,以及丰厚资本杨守彬。他们给了张桓很大的启发和鼓励;

“那天,我们喝了很多酒,徐小平老师问我为什么不创业呢,我说我做了一个营销公司啊。”
“营销公司只能算是生意而不是事业,你不想再做一番事业吗?”徐小平说。

“你要创业我们现在就投资你,你说你的估值是多少吧?”

于是就在酒桌上,2000万的估值,400万的天使投资就敲定了。没有项目,没有思路,只有张桓这个人

但做什么呢?

张桓曾尝试做单品丝袜,但发现丝袜的工艺比内衣还要高,于是赶紧转换思路。

后来,他又想做移动电商,但是浪费了几个月,发现移动电商是个伪命题,因为在移动端没有中心化的流量入口,每个人的朋友圈都是不一样的,这导致不可能聚集很多流量

上帝总会在关闭一扇门的同时,打开另一扇门。

2014年11月,张桓了解到了一个新名词——社群。社群就是同类人的生态组织,切分的是更细、更窄的人群。

他意识到,这或许是他未来的方向

张桓从

【剩女】

【离婚女士】

【美少妇】

三个高消费人群中,最终确定了美少妇这个人群,因为美少妇更正能量,而且在家庭生活中需要倾诉和找回自我。

除此之外,美少妇为了保持美丽更需要消费,并且可以影响甚至决定家庭消费

确定了人群,接下来就是经营人群,张桓的做法是首先寻找种子用户。

他在朋友圈发了一个消息,招募100个有钱任性的美少妇作为“梦想天使”,见证自己的成长。

当时有将近500人报名,张桓从中挑选了100人,包括百万粉丝网络人气作家Ayawawa、80后网络漫画家粥悦悦(《悦妈怀孕日记》作者)等知名女性。

靠着粉丝们的人气,疯蜜在2个月内从1个微信群扩张至10个微信群,吸引了大批精英女性加入,

 

在这些微信群里,诞生了【疯蜜】这个名字。

这是一个自组织的社群,名字是粉丝们取的,社群商城里的东西是大家推荐的,线下活动也是自组织,

张桓认为,大家不是因为他这个人聚集起来的,而是认同社群里的人,以及社群的文化。

 

张桓把疯蜜社群的建立过程划分为三个阶段:

第一个阶段:

参与者完全是好奇,想要一探究竟。

 

第二个阶段:

参与者发现这里聚集的是一批同类型的女性,就有了归属感。

 

第三阶段:

参与者因为处于同一个消费阶层,话题具有共性,因而关系更加紧密,逐渐成为社群的主人

 

社群的优势就在于它是一个生态,可以像细胞一样不断裂变。张桓的美少妇社群也正在裂变之中,主要表现为以下三种形式:

第一,股权众筹。

疯蜜社群里都是“富婆”,一个项目一人众筹1万,1000个人就是1000万,资金不是问题

第二,C2B,反向定制。

有用户就有议价能力。比如,疯蜜推出的大闸蟹项目,10只阳澄湖大闸蟹仅卖199元,普通会员只能买一份儿,若想多买就需要购买3000元一个的会员资格。

可以看出,疯蜜赚的是会员费而非产品差价,这与传统的电商模式不同

第三,自由裂变。

疯蜜采用窝主制,窝主必须在当地具有一定的影响力,并且愿意全心全意为疯蜜们服务。

窝主负责招募新会员,组织线下活动。目前,疯蜜在重庆、成都、长沙、珠海都已有窝主,其他城市也在筛选中

接下来张桓已经展开想象,关于美少妇这一“尖端”物种的开发,也许他现在做的才仅仅是个开始!

分享到